大凉山童工的春天在哪里

2014-03-27 16:29:12来源:东方网

    今年一月份,有媒体曾报道深圳一些企业有大量四川凉山的童工在那童工。此事经媒体报道后,政府及社会力量很快就将童工送回了家乡。可几个月过去后,记者调查发现,在大凉山这些地区,一个村庄仍旧有半数适龄儿童辍学。

    毋庸置疑,这是一则酸涩的故事。当几个月前媒体的聚光灯齐聚于凉山这批可怜的孩童时,我们曾兴奋地以为这些孩子的命运会随着媒体的关注而发生实质性的改变。可遗憾的是,当冬去春来,我们却悲哀地发现,那些曾经的希冀竟化成了一湾春水,流向了无底的深渊。大凉山的孩子仍旧没有学上,童工现象仍在这个地区轮番上演。

    这不能不让我们悲愤地质问:到底要什么样的关注才能让孩子们摆脱这窘迫的处境?此前媒体报道后,各界人士都提出了许多富有建设性的意见。比如从《劳动法》、《义务教育法》等法律层面予以解读,从劳动监察部门、政府职能部门的自身责任进行细致划分,更有甚者,还强烈建议民间力量介入,以便和政府方形成合力,从而在根本上解决这一现实难题。但丰满的理想一旦碰到坚硬的现实,便往往显得不堪一击。当媒体再次聚焦,该改变的仍旧没有改变,本可回避的却依旧在发生。

    这种无力感背后折射出来的,仍旧是制度没有形成合力的悲怆投影。诚如新闻所言,如果仅从财政方面考量,大凉山不是四川最贫穷的市州。在2011年底,其经济总量已经突破1000个亿,在全省31个市州当中,排到了第七位。可是,在这样的财政收入背后,却是教师工资低廉、校舍简陋、宿舍拥挤的尴尬现状。而在大批孩子辍学的另一面,也并不是他们的家长观念保守,信奉读书无用论的世俗偏见。这一点,从“开学那天校长电话不敢开机,很多家长求情希望孩子能到学校寄宿”便可看出。

    事实上,凉山州已在教育投入及机制改革方面做了大量努力。在美姑县,面对经费投入不足,住宿紧张的问题,该县自筹经费,解决了一千多位学生的住宿。而在教学质量的提高上,该县更是采取了全国首屈一指的“县高中驻县”模式。但是,依照每个单一个体的力量,要想从整体上改变辍学儿童数量宏大的客观现实,难免力不从心。

    在面对媒体的诘问上,许多曾经或正在为改变这一现状而付出努力的部门可能会感到无辜。但需要看到的是,这些努力仍旧是局部或者表面上的,它没有改变辍学儿童增多的现实根基,这才是凉山儿童感受不到春天到来的现实根源。

    而要破解这样的难题,最需要做到的,便是政策设计上的相互发力。比如义务教育宣传上的无缝隙跟进,财政补贴上的强大投入,校舍修建上的宏观布局,以及贫富差距上的渐次缩小。只有当来自于这些方面的力量形成某个共同体,这些辍学的孩子才能见到真正的“春天”,否则,基于零散乏力的细节表现,它不过就像夜晚的昙花,只是一现。

编辑:张钊责任编辑:韩焕玉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